產品名稱 : 玉牌-梅蘭竹菊
產品描述
四君子者,梅、蘭、竹、菊。 梅者,處士也。 具有高潔堅貞之品德,且有玉骨冰肌之姿質。 其形態,蒼老而矍鑠。 為有暗香,非凡花可比。
產品介紹
[ 梅 ]
畫梅以乾、以枝、以花為三大主也。 梅干有老幹、粗幹、細乾之分。 老幹多曲折,示其老態,宜瘦,以中鋒筆鉤勒而成。 交叉處須留空白,使乾有前後左右之分。 或賦以顏色,或以淡墨皴之,均可。 粗幹者以折枝寫之,多作交叉,以女字交,最為上乘。 起筆時立意為先,捷疾而行,如狂、如顛,如飛電,切莫停延。 細乾之墨色,以濃墨較多,以示其神,細乾髮於粗幹者稍曲;發於老幹者,宜直,均以中鋒筆劃之。 梅之枝,著花之處。 要使枝之有致,則有長有短,有曲有直。 著花處留白,其形態甚多,多觀察樹梢之枝,則可悟矣。 梅花五瓣,故以五小圓圈圈之。 有正、有反、有側,全放、未放者,皆以淡墨相互畫之,再以濃墨畫出花絲和花萼。 著色者,有以淡墨圈成後、賦以紅綠,則為紅梅、綠梅。 有用紅黃直接點成花瓣,是為紅梅、臘梅。 畫成,常以濃墨點苔者,有助於畫,倍見精神。 梅樹蒼老古拙,應多觀察樹木之形態,隨時寫生,以臻觸類旁通之效。 
[ 蘭 ]
蘭稱君子,又喻美人。 生於幽谷,淑慧而雅淡。 不爭於世,孤芳自賞。 其香清逸;其性幽嫻,玉骨冰姿,人見人憐。 蘭之主要者,花與葉。 蘭葉,一筆不能成其畫,最少三筆,成為一組。 起手第一二筆,可任意為之,兩筆交叉成一眼,狀若鳳眼,以第三筆破鳳眼,即成一組蘭葉。 第三筆最難,往往兩筆極有神韻,第三筆不得其勢,則全毀矣,故此筆應視前兩筆之勢如何,再決定此筆之去向。 若其勢向右,則得助其勢而伸之,可得矣。 多叢之葉,以一組為主,餘者為客。 依疏密濃淡而寫之。 但切忌雜亂,或狀若籬芭,或集於一點,不可不慎。 蘭之花,如美人之纖指,姿態婀娜,楚楚動人。 其畫法:以淡墨帶濃之筆寫之。 一筆向右,一筆向左,向內成弧形。 下筆處宜大而圓,收筆稍尖。 此兩筆可決定方向。 第三筆向內收筆,交於弧形內。 第四筆由內向外,由小而大。 三四兩筆可任意畫之。 第五筆細小而短,由交叉處向下作一半弧形。 第六筆為花托,由第五筆尾端向下畫之。 再以濃墨在交叉處,點三四小點花心,即成。 寫蘭時,心緒開朗,信手拈來,則生動自然,可謂逸品。 
[ 竹 ]
竹之稱為君子者,具有崇高堅勁之節;有虛懷若谷之心。 清雅拔俗,有如逸士;有歲寒之心,風欺雪壓,尤見精神。 竹有竿、有枝、有節、有葉,四者寫竹之要也。 竹之竿,挺而圓勁,不屈不撓,宜直,挺挺然其筆如篆。 竿,竹之主幹,主者壯,餘亦隨之而壯。 下筆時須一筆而行,中斷則色澤不勻,中氣不暢,不克以一氣呵成。 宜用羊毫筆書之為佳。 二竿以上之竹,須主客分明,主者聳,有凌雲之志,客則或仰或俯,有呼喚尊卑之情,其交叉排列應順乎自然。 竹之枝,為竿之輔,竿之得勢,賴枝之維繫。 故以快筆隨意寫之,如草書焉。 節高而蒼勁,惟堅惟實,其筆如隸。 以濃墨點之,更見其神。 葉者,竹之精神所在,一筆一葉,葉葉生動,不板不凝,迎風飛舞,遇雨則垂,雨過則挺,皆葉之功。 寫葉宜用狼毫以中鋒出之,如楷書焉。 竹葉者,一筆不能成其葉,集三筆四筆,或五六筆,而組成一小組,依竿枝之勢重迭之。 或以古人映竹葉於日光月影之下,視之而寫,亦良法也。 總之寫竹時,須澄心靜慮,意在筆先,不雜不亂,順自然而寫,即可。 
[ 菊 ]
菊有傲骨嶙峋之態,能一枝獨秀,挺立於秋風中,不畏嚴霜。 又喻晚節。 菊,花之隱逸者也,令人忘慮消愁,怡然自得。 菊之主要部分,為花、葉、莖。 花易畫,葉最難;莖須得其勢,則生動有致。 花之畫法:用淡墨先畫出五瓣,依次排列,作半弧形;此五瓣可別方向。 再在兩瓣之間畫出第二層,如是繼續畫出三層四層,即成。 著色者,有用淡墨畫成,賦以色彩;有直接用色,畫出花瓣。 然後用濃墨,或色彩在半弧形處,點花心。 葉者,花類之主要也。 葉葉生於莖,與花有襯託之功。 有鉤勒,有點丟二種:鉤勒者,以淡墨將葉之形態,鉤出外形,或賦以色彩。 點丟者,將墨色濃淡調配妥當,以偏鋒之筆劃出:第一筆主葉,宜長;其餘二三四諸筆,在主葉左右分開,宜短。 三筆集中處,作半圓形。 再以濃墨視葉勢,鉤出葉脈。 葉脈要有正側之分。 葉之用色者,以花青,或青綠配墨,如法畫出有色之葉。 花之莖,乃花朵之支架,使花能生動自然。 花莖當畫於花朵之中下,不宜太直,直則呆板失勢,微彎曲以示迎風而舞。 菊花種類繁多,故以普通菊花代表之,餘則多作實物寫生,以助其成。 以上引自君友會王愛君美術文獻四君子篇。